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超100万 死亡病例逾5万例


巧的是,在英国政府改变的同时,弗格森“病”了。“昨天我感到有些干燥且不停地咳嗽,虽然感觉还可以,但还是选择自我隔离。今天凌晨4点,我发高烧了。”3月18日,弗格森在推特上发文称。前一天,他出席了首相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举行的防疫记者会。在和网友交流时,他挖苦自己被自己研究和做数据模型的病毒感染了,而与他同时感染的还有6名来自建模团队的同事。

德罗斯滕为什么这么火?当去年12月新冠病毒刚在中国被发现时,德罗斯滕及其团队就认为疫情可能暴发,因此很快投入研究,今年1月他在没有拿到病毒样本的情况下首个研发出新冠病毒快速测试的方法。凭借德国庞大的独立实验室网络,他推动德国从一月开始检测人群,从而把最具风险的患者隔离起来。目前,德国每周可以对50万人检测。德国疫情迄今死亡率远低于他国与此有很大关系。

自由派则将福奇视为修正白宫“不靠谱”政策的关键力量。此前,福奇连续两天缺席白宫记者会,引发他被特朗普弃用的大量猜测,“福奇博士在哪里?”在推特上成为热门标签。

报道称,奥肖内西将军在周三(4月1日)的记者会上,不愿讨论有关此前对于死亡病例数的预测,但表示它反映了对“最糟糕情况”的规划。“正如你所料,我们做了很多军事规划,我们对行动进行了审慎的规划,但显然我不会谈论作战层面的细节,也不会谈论实际的作战计划或规划文件,”奥肖内西在接受《野兽日报》采访时说道。

而报道称,在美国军方发出这一警告的之前和之后,特朗普公开坚称这种病毒没什么大不了,他的应对是充分足够的。到2月24日,美国仍然没有展开实质性的检测或接触追踪,特朗普还在推特上说,“这种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而在3月31日,白宫应对疫情小组也展示了预测疫情的相关模型。模型显示,在对疫情进行管理干预的情况下,美国新冠死亡病例也有可能达到10万至24万,如果不加控制,死亡病例可能达到150万至220万。

“他讲话时,德国所有人都在听”

在重重压力下,德罗斯滕于3月31日宣布,将与媒体说“再见”。他表示,“科学家不是政治家,也没有做出防疫决策的权力。但媒体传递的信息却是,这些科学家是防疫措施的决策者。”

3月13日,英国首席科学顾问抛出“群体免疫说”,举世哗然。然而仅4天后,约翰逊政府就改变政策,宣布关闭所有酒吧、餐厅、博物馆等。促使英国政府改变的关键人物,被认为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医学院教授尼尔·弗格森,他带领的团队于3月16日发表建模成果,警告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英国可能会有多达51万人死亡。

2017年,时任柏林沙里泰医学院院长卡尔·艾恩霍普尔希望德罗斯滕来负责该院病毒研究所。在柏林州科学教育部长的帮助下,德罗斯滕被说服了。创立于1710年的沙里泰医学院是欧洲最大的教学医院。对于德罗斯滕来说,这里更有挑战性。